羊城晚報記者 趙晨
  [“我實在抄不完罰抄,老師就不讓我來上課了!”近日,廣東建設職業技術學院大二學生阿明(化名)遇到一件煩心事。臨近期末,阿明因上課無法回答老師提問而被罰抄《監理規範》,此書字數之多讓阿明感到壓力巨大。由於沒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抄寫,阿明被老師當堂轟出課室:“你以後不用來上課了!”阿明認為老師此舉不合理,“這是一門實訓課,不用上課就等於掛定科了。”
  阿明:不用上課等於掛科
  阿明就讀於廣州白雲區廣東建設職業技術學院,是一名大二學生。上周三阿明如常到課室上一門名為“監理實務實訓”的課程,但心有忐忑,因為老師在周一時曾要求學生在上課前必須將《監理規範》讀熟,而阿明因有其他事纏身並無完成。很不幸運,阿明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面對老師的提問阿明啞口無言。
  阿明告訴記者,當時老師一共提問了十幾名學生,全班僅有3人無法回答,包括阿明自己。“我那兩天剛好有別的事情,沒背,也有點懶,所以就答不上來。”課後,老師要求阿明和另外兩名沒能回答出問題的學生抄寫《監理規範》全書一遍,併在周五上課時提交。“我們星期四下午還有考試,抄書的時間遠遠不夠。”據阿明描述,《監理規範》是一本80多頁比A4紙大的課本,“根本沒可能抄完。”
  周五課上,阿明將僅完成了60%的抄書交給老師,老師對其十分不滿,並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告知他“這學期可以不用再過來了”。阿明想到該課程不上課即等於掛科,頓時怒火中燒,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與老師頂撞兩句便轉身離開課室。據阿明同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同學介紹,老師當時的確有說過此話,“我們這門課偏實訓,不來上課就意味著掛科。”
  昨日上午,記者在人和地鐵站見到阿明。在向記者講述事情經過後,阿明委屈地說:“這門課我從來都準時交作業,也不缺勤,老師不能因為我抄不完就掛我科。”阿明認為老師此舉涉嫌變相體罰,因為要罰抄的另一位同學在請人幫忙的情況下抄到次日凌晨2時,第二天才得以過關。阿明記得,大一時也見過該老師“趕人”,“那個同學坐在座位上不肯走,老師就打電話給班主任。”阿明也因此不敢再回課堂上課。無奈之下,阿明想到向媒體求助。
  老師:這件事你不要問我
  當日,記者撥通了阿明口中朱老師的電話。在表明身份和來意後,朱老師先是追問報料人姓名,在得知報料人希望匿名後,朱老師便拒絕對此作出回應,只說自己對此事“不太清楚”。記者追問其是否有要求阿明抄寫《監理規範》時,朱老師回答:“這事你不要問我。”對報料人是否已進行掛科處理?朱老師突然情緒激動:“怎麼掛科了?現在還沒放假。”此後一直強調自己“沒法回答”。
  阿明的班主任楚老師表示,阿明確有被老師罰抄,至於抄幾遍、是否導致掛科則不得而知,“是否掛科要等到期末成績出來才能知道。”
  記者就此事採訪了廣東勝倫律師事務所鄧剛律師,鄧律師認為,朱老師此舉難以定性為變相體罰,但“學校對學生有教育和管理的義務,任何處罰方式都不能太過度”。此外,朱老師阻止學生上課一舉損害了學生的合法權益,實為不妥。
  (報料人阿明,四等獎50元)
  趙晨  (原標題:學生罰抄抄不完)
創作者介紹

西甲

ep15epud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