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不是人類最好選擇,但卻是最不壞的選擇”,縱使是有缺陷的法律,也勝過一個完美的畫餅
  □燁泉
  連日來,香港少數激進反對派不顧主流民意而發動的“占領中環”行動已嚴重破壞了香港的繁榮穩定。有專家估計“占中”以來,香港民生經濟損失已達3500億港元,如果繼續下去,負面效應會迅速擴大,成幾何基數倍增。
  這種危險的形勢讓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感到憂慮,10月5日,部分“占領中環”的參與者已經表示,同意將所占據的地點移交警方以緩和與警方關係。
  回顧這幾天所謂的“占中”行動,不得不說這更像是一場荒誕的鬧劇。智者的對話必須建立在理性平和的基礎上,最重要的是這種對話要有統一的價值標準、價值體系和統一的判斷,要建立在共同的框架內。誰代表了香港人民,誰代表了香港人民的根本利益,不是喊出來的,更不是鬧出來的,必須要拿出客觀的標準,要挾、耍賴解決不了問題,而中央政府也不可能受任何人的要挾。
  當代社會,法治是人類理性的集中體現,代表了人類文明進步的基本方向,所以法治也是判斷一切問題的最高準則,我們談香港的爭議不能離開法治。“占中”者喊出的口號五花八門,但歸根到底是香港行政長官的普選問題。
  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對香港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和程序進行了規定。決定體現了“一國兩制”的根本宗旨和憲法、基本法的法律原則,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推進民主的要求,合情、合理、合法,對保證香港的繁榮穩定具有重要的意義。但是一些人卻假民主之名,以爭取“真普選”為藉口,煽動不滿情緒,鼓動非法聚集,這種行為本身就是對法治的破壞,對民主的背離。
  民主與法治是一枚硬幣的兩面,真正的民主只能用法治的方式來實現,以法治的方式規制民主的表達,以法治的方式規範民主的形式和民主的程序,如此的民主才是有效的民主,也才是對社會秩序和國家人民根本利益有利的民主。
  我們說民主是個好東西,但必須是在嚴格遵守法律程序前提下的有序民主才是個好東西,民主一旦失去控制,淪為多數人的暴政那就是一個把國家和人民引向災難的壞東西。無論是北非的“顏色革命”,還是烏克蘭的內戰,其根本無非都是假民主之名,行動亂之實,人民的利益成為煽情的幌子,少數人的野心在激蕩的口號中被無限放大。
  誰能代表人民的利益?這是我們在相信民主之前必須解決的一個問題。是那些被自己喊出來的口號刺激得喪失理智,狀似癲狂,只管破壞不管建設的街頭演說家?還是那些清醒、冷靜,以縝密的程序設計帶給人們可以確定的未來的制度設計者?
  一個國家為什麼需要法治?因為法治的確定性可以給每個人以明確的預期,法治的理性可以校正人在情緒化狀態下的判斷失誤,畢竟人民的命運不能交到瘋子的手裡。“法治不是人類最好選擇,但卻是最不壞的選擇”,縱使是有缺陷的法律,也勝過一個完美的畫餅。因為即使是有缺陷的法律還可以通過既定的程序來完善,而破壞了法治去追求畫餅,結果必然是兩手空空。
  對香港行政長官的普選問題,全國人大的決定反映的是香港現在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要求,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和對香港負責的精神,更體現了法治的核心價值。解決香港問題,法治是底線,破壞法治追求所謂的“真民主”、“真普選”必然會坑了香港,坑了香港人民,貽害國家。
  (原標題:法治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底線)
創作者介紹

西甲

ep15epud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